資訊大咖秀

快手入主使A站“重生”,可“涅槃”后的A站初心還在嗎?

更新時間:2019-08-05 17:12:24    來源:最極客    手機版

文/東方亦落

沉寂許久的A站,終于又有了新動向。

8月4日晚,AcFun官博發布了一張圖片。

圖片中的主要內容是A站未來一年間對UP主激勵計劃的詳情,包括豐厚的金額獎勵、流量激勵、資源渠道等。

A站如此大手筆的計劃離不開快手的幫助。去年快手剛收購A站之時,A站已奄奄一息。而到了今年7月,A站的視頻up主數量增加了45%,用戶打賞總數增長了88%,日彈幕總數增加了55%,up主粉絲數平均增長了128%。此外,A站曾下架的人氣番劇也有一些重新上架了。

在二次元的世界中,如果把B站比作“探索者”和“聚集地”,那么A站就是“開荒者”與“遠古傳說”。說它是“開荒者”,是因為A站是中國互聯網中最早主打二次元內容的平臺,說它是“遠古傳說”,是因為它在二次元文化于中國蓬勃發展的十年間逐漸銷聲匿跡,就如金庸筆下的“黃裳”一樣存在于用戶的心中。

帶有如此氣質的A站當初曝出被快手收購的消息之時,許多人都難以接受,主要是因為二者氣質完全不搭。可瀕死的A站恰恰是在有“土嗨”標簽的快手的“拯救”之下“涅槃重生”。這種轉變究竟是怎樣發生的?在另一種氣質的“浸染”下,“復活”之后的A站還會是從前的A站嗎?

一、“瀕死”的A站得快手搭救,如今滿血即將“涅槃重生”

A站在二次元群體心中有著特殊的意義。盡管今天B站已經奠定了牢固的地位,但在中國市場,最早拓荒二次元的卻是A站,就連B站都是在A站的基礎上衍生出來的。

AcFun,即“Anime Comic Fun(動漫的樂趣)”,雛形誕生于2007年,由當時還在上大學的西林創辦。說“創辦”也不恰當,因為西林不過是興趣使然,A站不過就是個連載動畫的個人網站。次年3月,西林模仿日本知名彈幕視頻網站NICONICO做了彈幕式播放器,吸引了大量用戶。

當時中國的二次元文化一片荒蕪,但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,貧瘠的物質條件下往往能產生優質的精神層面內容。所以即使A站幾乎談不上經營管理,還是出現了大量的UGC(用戶原創內容),像“元首”、“金坷垃”、“藍翔”等鬼畜文化的代表元素都發端于此。2010年,A站舉辦了第一屆“Acfun春晚”,人氣空前高漲。

可“用愛發電”無法解決所有問題,身為大學生的西林沒有足夠的能力并且無心對A站進行規范化的管理,而用戶又不斷涌入,導致氛圍下降、稿件無人審核、服務器時常出錯,西林最終以400萬元的價格將A站出售。

此后A站的道路一直走的不太平穩,資本震蕩、管理層內訌、版權糾紛、UP主出走、用戶流失......由A站衍生出的B站在陳睿的經營下逐漸走上正軌,脫胎于A站的斗魚直播被曾經的A站老板陳少杰帶走。A站的“孩子”都很優秀,可A站自己卻像個沒人要的“孤兒”,一次次被轉賣、被“拋棄”,在輾轉流浪中走到盡頭,以至于A站發出了“想再活500年”的“絕望吶喊”。

就在此時,快手出現了。2018年6月,快手全資收購了A站,被看作是“土嗨大叔”帶走了“AC娘”。

然而你得明白,對于屢被拋棄走投無路的“孩子”來說,“大叔”往往是最靠譜的。

在快手剛收購A站那會兒,A站并不是光鮮亮麗的“AC萌妹”,由于團隊的不斷更換,A站的技術落后且雜亂,從視覺設計到產品功能模塊再到底層架構都極其老化,連正常迭代都無法保證,或許以“灰頭土臉”來形容“AC娘”當時的樣子會更為貼切。

面對這種情況,快手采取的是在原有基礎上“修補”的策略。一方面盡量保留A站的社區文化與產品調性,另一方面盡力排查技術問題,例如把耦合在一塊的系統拆開、加入監控功能與AI推薦技術等等。雖然AI推薦早就風靡互聯網圈,但對于技術落后的A站來說產生了顯著的效果,在快手的人工智能技術助力之下,A站的點擊率提升了10倍左右。

在建立起A站的基礎架構之后,快手又在其中融入了注重數據和效率的手段,用以評估每個功能對具體用戶群的影響,先是小范圍測試,之后是灰度,最后是大范圍放量,以保證產品迭代的合理性。

得益于快手為A站如此細致耐心地賦能,A站從界面UI到底層架構煥然一新,一年之后的今天,“A站今天掛了嗎”終于也成為了一個“老梗”,因為A站在新技術的加持下再不會無故宕機了。

在版權方面,A站的狀況也大有改觀。2017年6月,廣電總局關停了A站的視聽節目服務,那時大家才猛然發現運營了10年的A站竟然連個牌照都沒有。對于A站來說,內容是能夠吸引用戶的重要元素,大量視頻下架導致用戶迅速流失,流量數據根本拿不出手。

可A站的內容從哪來?有足夠的資金去購買版權很重要。而在接受了快手的收購之后,A站有了資金,在去年購買了5部番劇,都是獨家版權。如《佐賀偶像是傳奇》總播放量達到了2491.5萬,接近A站其他番劇播放量的總和。

另外,A站原來被下架的人氣動畫番《咱們裸熊》也重新上架,同樣吸引了許多用戶,其中“回頭客”亦不在少數。在內容方面,A站不只是購買番劇,還希望在UGC、PGC(專業內容生產)方面也有一番作為,此次對UP主的激勵計劃便是由此而來。

這樣看來,普遍認知下的“萌妹”委身“土豪”或許僅僅是快手收購A站一事的表象,其實質更像是“成功大叔”拯救落魄“AC娘”。在此不能斷言“大叔”完全是出于“俠義之心”,更多的還是看到了A站的前景以及由此產生的商業利益。但在生意場上,觀念本就無分對錯,只要最后的結果讓各方都得到了最大化的利益就已足夠。

然而快手的風格和路線也確實和A站不同,確切地說是和A站的“初心”迥異。所以即使顯現出復蘇之勢,“涅槃重生”之后的A站也很可能變成一艘“忒休斯”之船。

二、A站或成“忒休斯之船”,但這又有何不可?

忒休斯之船,是雅典國王忒休斯與雅典年輕人從克里特島歸來之時所乘的30槳船,被雅典人留作紀念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船上的木材逐漸腐朽,于是雅典人就用新的木頭替代腐朽的部分。結果到了最后,每塊木材都不是原來的木材了,那么這艘船是否還是原來的船?

這和A站的情況高度相似,雖然快手對其進行了全方位的修補替換,但在這一過程中,A站也不再“純粹”。

盡管A站和快手的業務目前還是“平行”狀態,但現在二者的賬號是互通的,且快手已經有二次元的垂直分類,并且核心用戶已超過4000萬。快手很懂如何將二次元方面的優勢變現,例如最近《哪吒魔童降世》這部動畫電影火爆異常,快手就依據電影中哪吒的形象推出了“哪吒魔法表情”,曝光量超過3億,參與量也達到百萬級。

想要盡可能地接近準確的結果,就要先去探究目的。快手收購A站的目的并不在于打入二次元的圈子,所以在二次元圈子中地位崇高的A站并不能以原本的面目滿足快手的需求,從實際情況來看,快手更傾向于用A站作為向長視頻方向拓展的工具。

而真正意義上的長視頻更傾向以PGC去引導UGC,而不是A站原有的UP主制作內容的形式。所以在內容上快手也必然要逐漸“干涉”,屆時內容大概率會出現迎合市場的部分,并帶上“快手氣質”。

何為“快手氣質”?A站在商業世界里數次輾轉,但在精神上卻始終站在“鄙視鏈”頂端,戲稱B站為“小學生社區”,調侃快手為“郊縣天王”。可“拳打B站,腳踢快手”終究成為A站用戶的“阿Q式自我蒙蔽”,處于A站“鄙視鏈”最底端的“郊縣天王”不僅成為了互聯網中的新勢力,還反過來將A站“擁入懷中”。

可見在生意場上,即使精神“高潔”,但技術跟不上、管理不到位,也終要放下姿態,甚至是被淘汰,更何況有些所謂的“風骨”可能是出于無奈。之前A站“寧死也不向用戶收費”的原則一直被用戶津津樂道,身為中國二次元市場的“鼻祖”,有原則有堅持值得尊重,但換一個角度看,A站已經沒有優質的內容,管理混亂讓UP主和用戶心寒,服務器還時常掛掉,試問這樣一個平臺還有什么向用戶收費的資本?

此外,把快手當成一個“油膩中年大叔”并不公平。A站的歷任管理者有才華也熱愛二次元,而快手的創始人也是清華的高材生。A站用戶覺得快手既土且low,可快手在逐漸成熟,內容也在向著多元化方向發展。收購A站可以補足快手在用戶群體方面的短板,對A站而言更是一針起死回生的“強心劑”。

歷任熱愛二次元的管理者們并沒能挽A站于將傾,最后反倒是“郊縣天王”快手帶著資本與技術救了A站。就算“熱愛至上”也要想辦法生存,就算終歸浸染了商業氣息轉變了調性也沒什么可遺憾的,總比為了堅持所謂的“初心”而最終走上末路要好得多。

即使是從內容、精神的層面來看,“界限”、次元”也非上乘,最好的狀態是沒有次元、沒有界限。任何的“圈子”都存在排斥與偏見,佛曰“無常”,一切概念皆虛妄,“跨界”乃至“融合”才是真正的“大同”。

如今A站在快手的加持下蓄勢待發,快手也因收購A站獲益良多。因而A站復活之后會不會變成“忒休斯之船”,似乎也就不那么重要了。實際上現在的B站也已不算是純粹的二次元群體聚集地,它正在逐漸發展的過程中瞄準更寬泛的用戶群,找尋新的增長點。而A站在未來也將會有一系列動作,處于快手的體系之中,當然會用到快手的資源與財力。在這種“配置”之下,“涅槃重生”的A站或許能顯現出它不同于以往的“魅力”,給用戶和市場帶去更多驚喜。


文章轉載自網絡,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需處理請聯系客服

最極客其它文章

微信青蛙Pro不只是刷臉,硬件成移動支付下半場“主旋律”?

微信青蛙Pro不只是刷臉,硬件成移動支付下半場“主旋律”?

文/東方亦落在8月26日的重慶智博會上,微信支付團隊正式發布了“微信青蛙Pro”。這是一款支持小程序與微信卡包的智能硬件,刷臉支付是該產品中的重磅功能,由紅外泛光燈、距離感應器和3D景深鏡頭組成,搭載掃碼器、雙面屏,應用AI算法,將支付時間縮短到1秒以內,識別率可達99.99%,將支付的安全級別提升至“金融級”。為了推廣這一設備,微信推出了許多方案。例如在物料和費率方面給服務商0.2%的超低費率,一些商戶還能免費得到攝像頭、刷臉返傭等獎勵,并加入了“互動海報”、“刷臉即會員”等功能。微信方面表示,刷臉僅僅是功能之一,希望通過“微信青蛙Pro”給商家提供更強的開放能力,給用戶以更好的服務體驗。在“微信青蛙Pro”發布的同一天,螞蟻金服也在北京的“支付寶開放日IoT專場”活動上推出了新的支付寶刷臉支付產品“蜻蜓2代”。該產品同樣推出了“刷臉即會員”等功能,用以提升轉化率,重量是初代產品的1/2...

2019-08-27 14:10:47
快手入主使A站“重生”,可“涅槃”后的A站初心還在嗎?

快手入主使A站“重生”,可“涅槃”后的A站初心還在嗎?

文/東方亦落沉寂許久的A站,終于又有了新動向。8月4日晚,AcFun官博發布了一張圖片。圖片中的主要內容是A站未來一年間對UP主激勵計劃的詳情,包括豐厚的金額獎勵、流量激勵、資源渠道等。A站如此大手筆的計劃離不開快手的幫助。去年快手剛收購A站之時,A站已奄奄一息。而到了今年7月,A站的視頻up主數量增加了45%,用戶打賞總數增長了88%,日彈幕總數增加了55%,up主粉絲數平均增長了128%。此外,A站曾下架的人氣番劇也有一些重新上架了。在二次元的世界中,如果把B站比作“探索者”和“聚集地”,那么A站就是“開荒者”與“遠古傳說”。說它是“開荒者”,是因為A站是中國互聯網中最早主打二次元內容的平臺,說它是“遠古傳說”,是因為它在二次元文化于中國蓬勃發展的十年間逐漸銷聲匿跡,就如金庸筆下的“黃裳”一樣存在于用戶的心中。帶有如此氣質的A站當初曝出被快手收購的消息之時,許多人都難以接受,主要是因為...

2019-08-05 17:12:24
蘋果收購英特爾業務“實屬無奈”?其實雙方都很樂意這樣做

蘋果收購英特爾業務“實屬無奈”?其實雙方都很樂意這樣做

文/東方亦落近日,蘋果正打算以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英特爾的智能手機調制解調器業務。這項交易可能在今年第四季度完成,完成之后,蘋果將獲得英特爾5G技術的使用權、超出17000項的專利,以及2200名從英特爾加入蘋果的員工。有觀點認為,收購英特爾的業務是蘋果的“無奈之舉”。在經歷了與高通的官司,以及iPhone XS的手機信號問題之后,蘋果終于下決心要自己搞基帶了。但蘋果又沒有通訊技術方面的經驗,所以收購是最快的路子,在綜合考慮之后,英特爾是最優選擇。這有一種蘋果被迫才收購英特爾的感覺,但實際上恐怕并非如此。要知道,蘋果一直以來都在試圖擴大自家的組件市場,雖是硬件起家,但在手機市場嚴重飽和的情況下,蘋果近年來對軟件也格外上心。有了自己的芯片,蘋果就能更好地控制硬件和軟件。如果蘋果成功收購了英特爾的調制解調器業務,就能解決從前難以控制的接入蜂窩網絡的問題。關于這項收購,蘋果其實已經和英特爾“磨”...

2019-07-26 13:45:35
互聯網行業流行起“小眾生意”,“小眾經濟”將爆發?

互聯網行業流行起“小眾生意”,“小眾經濟”將爆發?

文/東方亦落最近,意大利國家連鎖別墅 Villa Italian Kitchen打算推出一種“特色披薩”。它的特殊之處在于沒有餅也沒有菜和肉,而是滿滿一盒子披薩餅邊。這里面或許帶有營銷成分,但不能否認,就是有人愛吃披薩餅邊,那種蓬松的口感是披薩餅的其他部分所不具備的。這就和有人愛吃包子皮、餃子皮是一個道理。在常人眼里不被看好的部分,卻為另一些人所深切喜愛,由于這種喜愛不具有普適性,人們便習慣將其稱之為“小眾”。隨著經濟的發展,人們的思想也逐漸開放,朝著多元化的方向發展。越來越多的人從衣食住行到興趣愛好,都更愿意追求獨特、標榜個性,于是小眾生意由此而生,并且得以迅速發展。要說小眾生意在哪發展的最快,那必然是匯集新思潮和新信息的互聯網之中。80后、90后是互聯網中的重要群體,而00后更是互聯網的原住民,這些群體本身就是追求個性與獨特的代表,小眾、調性也就成為了他們所青睞的顯性因素。通常情況下,...

2019-07-16 15:33:49
分類垃圾只需掃一下,但處理垃圾尚不能完全依賴AI

分類垃圾只需掃一下,但處理垃圾尚不能完全依賴AI

文/東方亦落7月15日,支付寶上多了一個關于垃圾分類的功能。打開“AR掃一掃”,就是過年時候掃五福的那個功能,這比在搜索框里輸入垃圾名稱更方便,也讓人們對分類垃圾這件事更有動力了。自從上海實施了最嚴垃圾分類規則,上海人就收到了來自各地網友“真誠”的關注,那種同情又帶著調侃的態度中衍生出的各種段子,著實讓上海之外的網友獲得了不少快樂。可很快大家的笑容就逐漸消失了,是的,這個垃圾分類的方案并不只針對上海,根據法規,除了上海之外還有45個城市很快也要陷入到“你是什么垃圾”的靈魂拷問中。這下大家都慌了。當然垃圾分類是應該的,它對于環境保護有著重大意義,可國人對如何分類垃圾幾乎沒有經驗。雖然中國也宣傳垃圾分類,但力度遠遠不夠,許多人就連街頭垃圾箱的“可回收”和“不可回收”的分類都搞不懂,突然強制細致分類,換誰都吃不消。但不管怎樣,垃圾分類誰也逃不掉。于是我們看到,從垃圾分類到垃圾回收,相關的功能越來...

2019-07-16 13:56:20
最極客
最極客

最新文章

推薦作者

換一批
凯蒂小屋闯关
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 四川快乐12手机版 下载体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app 排列3试机号金码关注 吉林麻将手机版 通化大嘴棋牌官方下 内蒙古11选5最大遗漏一定牛 广东快乐10分 捕鱼大师官网注册 福州麻将苹果手机版下载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下载 快乐12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 在家做什么赚钱 广东快乐十分100期